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被迷晕的妈妈
被迷晕的妈妈

被迷晕的妈妈

黄昏的玉霞逐渐笼罩住了欢声笑语的孤儿院,伊莎贝拉看着逐渐下落的太阳
,想到该準备晚餐了,于是拍了拍手,朝着孩子们大声的喊到: 「孩子们,过来集合,
我们回屋子裏休息了」
「好」我在队伍裏,看着一脸认真点着孩子的名字的妈妈,心中不禁涌上一股火
热,眼光不断的在妈妈身上来回扫视,那丰盈的胸部高高鼓起,火辣的身材即使
是保守的围裙也难以遮盖,那对乳房,如果被我肆意揉捏应该是十分柔软吧,还
有那个平时和蔼的脸,不知道在淩辱和高潮中会不会变得丑陋和下流呢?那具优
美的女体,如果被当做母狗用来淫虐骑乘相比一定会很爽吧。沈浸在自己的脑海
幻想中,我仿佛与现实完全隔离,心头的炽热呼唤起我的下半身,远超同龄人快
有成人大小的肉棒高高的耸立着。

  「雷,雷,怎麽了?没听到我说的话吗?」这时,知道伊丽莎白走到我的面
前,轻拍了拍我的脸,我才从意淫的幻想中清醒过来,看到妈妈那张贴近疑惑的
脸颊不禁被吓了一跳,连忙掩饰到:「没什麽,在想晚上该做什麽口味的咖啡」

  「阿拉,是这样吗,雷的话一定可以,就放心做吧」听到我的话,觉得自己
应该给予孩子一点鼓励,伊莎贝拉笑眯眯的说到。

  看着转过身走进房门的妈妈,我的视线仿佛能透过那层深蓝的布料,直视到
那两瓣浑圆抖动的臀肉,不禁咽了一口口水。不行,不能这麽失态,要忍耐,在
心中再三告诫自己后,我重新振作起精神,大步走进房子裏。

  吃完饭后,我端起装着制作咖啡的器材走进妈妈的房间,刚刚看了她还在厨
房裏洗碗,估计我这边搞得差不多了妈妈也差不多洗完碗进来了。我熟练的搭好
架子,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一瓶稍带蓝色的药剂,这是今晚的关键,我小心翼
翼的用滴管吸了几滴。不过这个剂量对于成人来说会不会不太够?毕竟我也是凭
着记忆配出来,对于当时那些人注射的剂量也不是特别清楚,要是效果不够让妈
妈挣脱出来那也是一个大麻烦。想到这保险起见我还是决定多加一些,直接把将
近三分之一瓶都给倒了进去。正当我倾倒药剂时,房门突然打开了。

  「阿拉,雷你已经进来了,在做什麽呢?」

  「没什麽,只是在加配料而已」

  「配料?哦那个空瓶子啊,你做个咖啡还真是步骤多啊」看到桌面上大大小
小罗列的瓶罐,伊莎贝拉无奈地笑着。

  「是啊」黑发的少年沈默的回应道。

  「妈妈,咖啡煮的也差不多了,不如你现在就品尝一下吧」

  伊莎贝拉看到面前热腾腾的咖啡,想到自己这一生好像还没喝过这种东西,
心中也觉得有些新奇。尝尝味道也不错!

   看着眼前黑发少年期待的眼神,伊莎贝拉点了点头,
「好吧,那麽,谢谢雷」

   小嘴轻轻的吹了一口冷气,美丽的妇人细细的享受着手中的咖
啡,在口中最后一滴咖啡滑入喉中之后,伊莎贝拉才把咖啡放到桌子上,回味着
刚刚口中的滋味,有点苦涩,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口中竟会感到一股甘甜,真是
神奇的饮品啊!挽着头发的美妇睁开那对诱人的紫眸,弯出一道动人月牙,一脸
满足的对着面前的少年夸赞道: 「谢谢你雷,你煮的咖啡非常好喝哦。」
不过喝完之后,身体感觉有点疲惫啊,爲什麽呢?难道是今天太劳累了?

  「嗯,妈妈你喜欢就好,我把设备收拾一下,清理干净后就回去睡觉」

  「嗯,晚安雷」感觉眼皮有点沈重啊,是因爲刚刚喝了咖啡的缘故吗?原来
喝完咖啡是这种效果啊。好困「嗯,晚安妈妈」

  「嘭」刚刚还精神抖擞的美丽妇人,突然昏沈跌坐在木桌旁,握在手中小巧
的杯子也跌落在地上,徐徐的转动。

  黑发的少年转过身子,看到昏沈的妇人,试探的叫了几声,在没得到任何回
忆后,连忙捡起地上的杯子。

  「妈的,居然一点都不剩」看到干净见底的杯底,我不禁愤怒的叫了出来。
愤恨的看向陷入昏睡的亲生母亲,抓着她的衣领狠狠地扇了两耳光。

  「你是母猪吗,居然一口气喝那麽多,胃口怎麽这麽大啊!」天见可怜,伊
莎贝拉明明是爲怕剩下咖啡会打击少年的信心才全部喝完,要知道平时的伊莎贝
拉可没这麽大的胃口。

  似乎是刚刚拉扯的太过用力,那洁白整洁的衣领都被扯开了一点,露出了被
包裹在其中的乳肉。

  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帘的那抹雪白,我的视线不由得被其牢牢吸引住。明明只
是一块白皙的脂肪堆,爲什麽会如一块磁铁一般,让我的目光宛如无法转移。我
伸出手摸向那抹雪白,柔软!这是第一时间在脑海闪过的词语,这种温润的手感
好像一块尚有余温的牛奶块,细腻中又带着十足的弹性。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触摸
的更多,了解的更多,粗暴地将妈妈那胸前的衣襟彻底扯裂,露出那对被胸罩包
裹住的丰乳。胸罩的顔色和妈妈平时穿戴的围裙款式一样,都是干净的白色,没
有什麽秀丽漂亮的花纹,但是看上去确是十分合眼。不过这对我而言十分新奇的
胸罩并不能吸引我的注意力,我的目光全在那被胸罩牢牢保护住的乳球身上,这
样丰满的乳房如果全抓在手中会是怎样的一种享受?我的脑海中被这淫欲的想法
充满,直接伸手就想把胸罩给扯下来。可这看似脆弱的防护此刻想白色的骑士一
样奋力阻挡着我的袭击,我连续拉扯了几下都没办法取下来。

  「妈的,怎麽会扯不下来?」怒火中烧让我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宽大的胸罩
被我整个抓住,用力之下居然连带着妈妈的上半身都被我扯过来。卧槽!成年人
的体重直接将我压倒在地上,纵使隔着一层布料都能感觉到妈妈那丰满的双峰重
重的压在我身上。我奋力的从这相对我而言高大的身躯下抽开身,猛然发现那被
我扯得带子有些松垮的胸罩居然在背后有一个卡扣,怪不得我刚刚死活解不开。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是第一次碰女性的胸罩,我的手却仿佛天
生知道该怎麽做一般,轻而易举的就将胸罩解开, 「咔哒」随着一声脆
响,那死死纠缠我的胸罩终于无力的落下来,露出被其拼命保护住的雪白乳球。
我将妈妈翻过身,让她仰躺在地上。随着身体的翻动,那对我朝思暮想的乳球第
一次完整的展示在我面前。丰满的乳球呈现一个完美的半球,宽大的乳根使其那
对看上去就很宏伟的硕乳即使是平坦着也保持圆满的半饼形状,从我的视角看下
去就好像在妈妈的胸前长了一对雪白的乳瓜,一股发育成熟的雌性气息扑面袭来
让我不禁有些口干舌燥。不过,这极显妇人熟美的丰盈乳瓜却长着一个与之完全
不相匹配的可爱瓜蒂。在那宛若凝脂构成的两片乳洋中,却浮着着一对绯红色的
小岛,小巧的乳晕在那宽大的乳房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如此娇嫩小巧的乳
晕居然出现在一个已近孕育孩子的少妇身上,更显得格外淫糜。

  我伸手抚摸了下那小巧的乳首,光滑的触感让我的掌心十分享受。

  「奇怪,好像少了点什麽,跟艾玛的摸上去感觉完全不一样啊」好像缺了什
麽东西的想法弥漫在脑海中,当手指划过乳晕中央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原因。
我露出了邪笑。

  「原来你在这裏!」只见我手指像乳晕捅去,修长的手指居然直接插进了乳
肉之中!

  「嘿嘿。没想到平时庄严和蔼的妈妈,居然长着一对含羞带怯的羡慕乳头啊!」
我手指用力,强行将那对掩藏起来的粉红小巧乳头扣出来。仿佛是圣代雪糕上点
缀的樱桃一般,终于,妈妈那诱人的乳房第一次展现在我的面前。

  看着面前的熟悉的乳头,小时记忆的我让感觉到一种亲切感,嘴巴含住那娇
俏的奶头,像还在襁褓裏的婴儿时吸奶一般,舔弄着嘴中的樱桃。不过毕竟已过
了十年,不管我怎麽吮吸,甚至是刻意用牙齿撕咬,那红肿的乳头也难以出奶。
一股暴虐感逐渐涌上了头脑,我一直揪住两只挺立的奶头,另一只手大大张开,
狠狠地扇在妈妈的乳肉上。

  「你这只贱畜,口长这麽下流淫贱的大奶子,居然连奶都出不来,你说你有
什麽用?」我狠狠挥动手掌,爲发育完全的小手此刻却成了惩戒的利器。兇狠的
掌机的击打在那面积巨大的乳肉身上,受力面积的狭小提高了乳肉的疼痛感,往
往不到几下一片乳肉就会肿的通红,而每当一块乳区被扇红之后,我的魔掌总会
迅速地移到下一块乳区继续攻击,不到一会原来水灵丰满的一只乳房就被我扇的
红肿不堪,皮开肉绽。持续的痛感即使是意识昏厥的伊莎贝拉也难以忍受,秀气
的眉毛痛苦的褶皱,看上去尤爲可怜。但现在的我可没有任何同情心,不如说的
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这种肆意複仇的快感让我舒畅不已。我换了只手继续揪住
那已近肿大的乳头,另一张也狠狠开弓,打的另一半奶子乳肉纷飞,乳波如浪,
清脆的巴掌声不断回响在封闭的密室中。

  终于,在耗光了最后一丝体力后,我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息,而
面前的妈妈更是凄惨。一对雪白丰硕的美巨乳此刻想被人捏烂的水蜜桃似的,昔
日弹性十足美妙无比的豪乳现在却伤痕累累,浑身上下都不布满着青红的淤伤,
遭受酷刑的伊莎贝拉也轻微皱褶俏脸,对于昏睡中的她而言此刻好像做了一场可
怕的噩梦,浑身颤抖不已。

【完】